登陆

【遇见·初心】 问候城市守夜者:“兼职搬运工”的急诊科医护工作者

admin 2019-10-08 313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开篇的话:

拼一个春夏秋冬,

换一生无怨无悔,

一路前行,不忘初心,

砥砺奋进,牢【遇见·初心】 问候城市守夜者:“兼职搬运工”的急诊科医护工作者记使命。

夜郑州有许多妆容。

【遇见·初心】 问候城市守夜者:“兼职搬运工”的急诊科医护工作者

居民区的妆容是静谧,

夜市摊的妆容是火热,

酒吧街的妆容是狂欢……

但有一个地方,

夜郑州在这里会卸下妆容,

露出所有的美丑和冷暖。

这里就是急诊科。

1

轮回

如果996真的是“福报”,那一定是对急诊科医生说的。

“除了白天上班之外,每四天一个夜班,白夜下休,夜班是晚6点到早8点,白天7点到下午6点,工作干完交接完之后就可以下班了。”郑州市中心医院的霍刘彬医生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将近九点。

他今天是白班,说话的时候一点都不着急,看来加班到这个时间很正常。

站在他身边的张强医生,【遇见·初心】 问候城市守夜者:“兼职搬运工”的急诊科医护工作者昨晚六点开始夜班,下班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下午六点,他又出现在急诊室开始上班,连黑眼圈都没有。

长年累月的工作节奏让他们形成了古怪的生物钟,不该困的时候不困,该困的时候也不困,下班后往床上一躺,也经常睡不着。

熬夜到底有什么不好?恐怕只有医生最清楚。但是整个科室都没有人愿意把这个事情讲的太清楚。

“反正是必然的,必然要面对的。”

像急诊科来的这些,有许多都是心血管方面,神经系统的问题,经常熬夜就容易引发这些问题。

胃炎,胆囊炎,内分泌失调……这些疾病像是医生前方的路标,只要往前走,就会遇到。

每天最擅长治疗的疾病,自己以后都要得。

说这种作息不规律好像也不对,因为一整年下来永远是四天一个通宵,没有周末,这导致有的医生根本没有“星期”的概念。

他们的“一周”,只有四天。

节日?别开玩笑了。

急诊科医生还有一个职业病,就是腰椎问题。

经常抬病床,不仅要弯腰,还要用力。床本身就很重,再加上患者的重量,想抬起来不容易。

而且就算抬不动也要硬抬,病人就在床上,难道扔下?

长期熬夜,加上经常抬东西弯腰,许多中年医生根本不敢体检,一体检全是问题。

“经常跟病人说要多休息,不然以后还要患,然后想想自己,觉得挺可笑的。”

在体检的地方工作,而且干的就是体检的工作,自己却不体检,可笑不可笑?

反正急诊科医生说起这个,都是笑着说的。

2

缝合

当急诊科医生不容易。

光会治病不行,技能要足,嘴巴要甜,心眼要多,脾气要小,身手还要敏捷。尹璐护士做到了这些,但有点累。

晚上六点,西三环一个腿脚不方便的独居老爷子磕到头,撕出一个三四厘米的大口子,满脸是血,一个人开着电动轮椅进入急诊科。

既然腿脚不方便,又是一个人,那么主管护士尹璐就代劳了挂号、缴费等琐事。

检查,清洗伤口,消毒,打破伤风针……接下来该缝合伤口,但老爷子有糖尿病,手术有风险,所以需要提前告知。

老爷子要求不缝合。

Tomorrow will be better.

三四厘米的口子,怎么可能不缝合?

一个不留神,老爷子就往医院大厅外面冲,电动轮椅又快又灵活,尹护士根本拦不住。

幸好门口有保安,老爷子走不了。

尹璐一边给患者家属打着电话,一边劝着老爷子,两个小时苦口婆心,老爷子终于改口:“我愿意缝啊。”

缝合后,老爷子需要住院观察。在邻居的陪同下,老爷子去了病房。

来时天还亮着,前往病房的路上,天已黑透。

3

汤面wanimal条

很多医生上晚班的时候选择订外卖。

这天大家在八点就订了饭,一直到九点半,饭好像还没有被动过。

郭鹏飞护士从上班开始就没闲着,一直到九点半才算得空,赶紧跑到配餐间扒上两口。

这群工作中配合紧密的医生,吃饭时似乎在“闹别扭”,都是一个接一个地去吃,基本不打照面。

“我们都是谁闲谁吃,有空了再吃饭。”郭鹏飞猛扒一口米,接着说,“闲了才有机会吃,没有饭点。最晚的一次忙了一整夜,四场大抢救同时进行,一直到后半夜才吃到嘴里。”

夜班医生的晚餐很有讲究,注重简单、能放,如果再好消化一点就完美了。

饺子、盖浇饭是首选,万万点不得的是面条,尤其是汤面。

因为晚饭的送达时间不等于吃【遇见·初心】 问候城市守夜者:“兼职搬运工”的急诊科医护工作者饭时间,一份饭少说也要放上一个小时才能吃到嘴里。

点一份汤面,吃饭时将收获一块面饼。

不过实际上无所谓,反正填饱肚子就行,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讲究。

4

高级搬运工

李正护士经常戏称自己是“高级搬运工”。

因为叫叫救护车的人,除了受伤和生病之外,还有一些奇怪的人。

“有人住的楼层高,不想自己下楼,就打120。也不是停电什么的,就是单纯的不想下楼,身体也没问题,拉过来检查一下。也有的人晚上喝醉了,一看就是那种喝的烂醉的,出租车司机不肯拉,他打不到车就打120。我们也没有办法,把人接回来,检查一下有没有酒精中毒,给他醒醒酒。”

Tomorrow will be better.

李正今晚负责出诊。

说起晚上形形色色的急救电话,有一种最烦:“一些打架斗殴的,根本就是一点小小的擦伤,但就是要打120,其实就是为了要讹对方的钱。”

这种占用医疗资源的事情太多了。

但是人家只要打120,就必须出诊。

一趟车的出诊费,最低也就90块钱,比打车贵不了多少。

但这种事情,根本就不能算是“出诊”。

李正无奈地说,这种情况下,救护车就跟客车没区别,为了这种事情出一趟车把人拉过来,耗费一个司机,三个医护人员。医院一共四辆车,真正需要急救的人打120的人就没车、没医生用了。

5

生命

一晚上连续出诊多趟,不免疲惫。大家都想坐着稍事休息。

但紧接着又有任务出现:妇女产子,二胎,孩子已经出生,脐带没剪,拨了120.

张强医生赶紧收拾被醉酒者打乱的情绪,联系产科医生一起出诊,准备迎接一个匆匆赶来的生命。

救护车变得拥挤许多:一位司机,妇产科医生护士各一位,急诊科医生护士各一位,一支迎接生命的军队出发了。

车开的很快,因为路上车比较少,而且救人心切。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救护车司机往往技术高超,艺高人胆大。

眨眼间到达楼下。卸下担架车,进电梯,上楼,进房间。

虚弱的产妇躺在房间里,孩子在一旁,脐带还有最后的连接。

旁边的丈夫和婆婆欣喜又紧张,但面对这么多医生似乎不好意思表露情绪,只好站在一旁,用最快的速度把产妇可能用到的东西赶紧准备好。

两个医生处理伤口和脐带,一名护士负责抱住孩子。

处理完毕,母女平安,但依然需要进入医院恢复。

婆婆害怕孩子和儿媳妇着凉,一直絮叨着让把孩子包好,但也不敢上手;念叨着把儿媳妇的被子盖好,还坚持要求用衣服盖住儿媳妇的头,免得受风。

张强年轻时曾在产科工作,对这样的情况轻车熟路。送母女上车入院,进产房后,他的任务圆满完成。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夜阑人静,万物都在沉睡,急诊科医生却彻夜不寐。

此时距离下班时间至少还有五个小时。没有丝毫歇息,张医生又打起精神快步进入急诊室,准备接诊下一个病人。

卸下妆容的夜郑州可能没有那么讨喜,但是有不少人依然愿意用彻夜的辛勤劳动来保护。

城市守夜的急诊科医生,守护的不仅仅是城市,还有千千万万这个城市中不够小心的市民,还有那些为之担心受怕的灵魂。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