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刘鸿儒:我国证券市场开荒人

admin 2019-10-01 283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对于中国资本市场而言,2019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今年以刘鸿儒:我国证券市场开荒人来,新任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任,科创板开市,资本市场改革发展的步伐,更加坚定而有力。

  回顾发展历程,正是1990年交易所的出现和1992年证监会的成立,拉开了资本市场建设的大幕。近30年间,资本市场的一切,紧紧地和证监会这个监管部门联系在一起。

  几乎每一任证监会主席都是临危受命,这也意味着这个“火山口的职位”的特殊性。

  1992年,深圳“810”风波发生,直接催生了证监会的诞生,刘儒鸿成为第一位证监会主席。

  在任期间,刘鸿儒见证了208只新股的发行,尤其重要的是,他还主持制定《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和《证券交易所管理办法》,以及23个配套法规。这些法规在以后的若干年内,为证券市谷俊山父亲场的规范发展奠定了基础。

  对于多年来股票市场遇到的争论,刘鸿儒总结道:“我国股票市场在争论中产生,也在争论中发展和成长。20世纪80年代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的争论,90年代初期要不要股票市场的争论,90年代中后期规范与发展的争论。”

  发展并不能一路坦途,改革也避免不了跌宕。“争论既是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引发的,也是由于股票市场进一步发展的需要而展开的,还会一次次地发生,争论的最大赢家是我们的整个市场。”刘鸿儒说。

  “开荒、修路、铺轨道”

  作为苏联顶尖级货币银行专家阿特拉斯教授的得意弟子,刘鸿儒于1959年获得副博士学位后回国。当时,国家金融人才奇缺,拥有货币银行学研究方向和留学背景的博士更是凤毛麟角。

  刘鸿儒认为,在苏联的学习是他一生中的重大转折,而当初啃下《资本论》,在他的一生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并一直影响到他后来的工作

  在出任证监会主席之前,他两次在关键时刻出手,拯救了中国股市。

  1990 年,时任国家体改委副主任的刘鸿儒,大胆向国家最高领导人谏言:股票市场的试点不能取消。1992年6月,他不失时机地助小平南巡为股市发展问题一锤定音的东风,在《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关于我国试行股份制的几个问题》的文章,鲜明提出社会主义制度可以充分利用股份制的观点。

  1992年5月21日,上交所统一实行自由竞价交易,沪市股价全部放开,上证指数一天之内涨幅高达105.27%。受财富效应的强烈刺激,民众炒股热情高涨。同年8月10日,在深圳有关部门发放新股认购申请表的过程中,由于申请表供不应求,加上组织不严密和一些舞弊行为,申购人群采取了一些过激行为。受其影响,两地股市大跌,从8月11日到11月17日,上证指数的最高跌幅达到60%。

  1992年10月12日,国务院证券委员会成立,时任副总理的朱镕基兼任主任,其办事机构是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证监会,它成为中国股市的直接管理机构,刘鸿儒担任证监会首任主席。

  上任后,刘鸿儒在证监会职工大会上说道:“我们是第一代拓荒人,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参考。我们的任务就是开荒、修路、铺轨道,基础打好了,后来人就可以稳稳当当地开快车了。这是我们应有的思想准备,也是光荣的职责。换句话说,刘鸿儒:我国证券市场开荒人挨骂是肯定的,挨了骂但给后人打下了好的基础,提供了好的条件,开出一条好路来,也是我们的幸福,这是值得的。”

  不改革无发展

  作为证监会首任主席,刘鸿儒经历的很多工作具有开创性。建立监管模式成为他的开山之作。利用股票市场吸引外资,大胆进行证券产品创刘鸿儒:我国证券市场开荒人新,推出H股、N股,成为刘鸿儒的重要贡献。

  1993年3月14日,刘鸿儒在上交所第四次会议上宣布“四不”救市政策:55亿新股上半年不上市;当年不征收股票转让所得税;公股、个人股年内不并轨;上市公司不得乱配股

  1994年7刘鸿儒:我国证券市场开荒人月30日,证监会还宣布三项“救市”措施:年内暂停新股发行与上市;严格控制上市公司配股规模;采取措施扩大入市资金范围。

  这是中国股市历史上第一次政府出手救市。尽管刘鸿儒:我国证券市场开荒人如此,但刘鸿儒认为,对证券市场,政府要改变当“婆婆”的习惯,政府伸出的“手”应适可而止。应逐步淡化行政色彩,走市场化的道路。“阳光是有效的消毒剂,电灯是最好的警察”正是刘鸿儒的名言。

  1995年,65岁的刘鸿儒从主席的位置上退了下来。用他的话说:“这种活任何人都无法久干,只能干一段时间。”

  经历了设立初期股市的跌宕,证券市场监管体系在随后20多年的发展中,与中国资本市场建设的步伐息息相关。

  1995年7月,证监会加入证监会国际组织;1997年8月,国务院决定沪深交易所划归证监会直接管理。1998年4月,国务院证券委员会撤销,其全部职能及中国人民银行对证券经营机构的监管职能同时划归证监会。至此,证券市场的监管架构体系初步成型,证监会在全国范围内集中统一进行证券期货市场监管。

  法律法规与行政规章的制定也在加快完善。1994年7月, 《公司法》发布,成为此后证券市场的根本大法;1998年12月,《证券法》获得通过,成为我国证券市场健康发展的另一部基本大法;次年7月,证券法实施。

  市场化改革未曾停步。2005年,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启动,上交所全面推进股改;2006年7月,中国银行在上交所挂牌,一批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开始在国内上市;2007年6月,QDII制度开始实施;2014年,新一轮退市制度改革启动。

  在改革中诞生,又在改革的新征程中再出发,中国证券业的发展始终与新时代中国改革的进程紧密相关。

  伴随资本市场建设的推进,证监会的定位和职责更为明晰。面对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时代重任,证监会在强监管的同时,肩负着比以往更重要的职责和使命,即在强监管与优服务结合基础上,做好资本市场秩序的建设者和维护者。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DF120)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